中国珍稀园林植物之流苏树
2016-11-23 20:12:41
  • 0
  • 0
  • 170
  • 0

去年的下半年,我对能够适应北京一带生长的乔木做了一次比较深入的研究,并整理出了一个很长的名单,并且,在年底的时候跋涉了六千余公里完成了对它们的实地考察。

之所以费尽心思地来做这项工作,一个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最终甄选出我们认为的最佳的几个品种,在开春的时候种植在我们的苗圃里,算是完成我们这一年的投资计划。

我们事先拟定了选择树种的几个必要条件:第一,树的形态和叶片要有很强的观赏性,最好开花。第二,是中国的乡土品种,不选择炒作的舶来或变异品种。第三,没有病虫害。第四,适应性强,容易成活。第五,尽量避开市场存量较大的常规品种。然而,这样下来,最后可选的树种已所剩无几了,但是,这所剩无几的几种树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我们发现了树中珍品——流苏树。

在我国的北方,流苏树是目前我所认识的最典雅,最富有浪漫情怀的一种园林观赏植物。先不要说它的干自然弯曲的多么有韵味,也别说它的椭圆叶片质感多么舒适,更不必说它的花儿多么的高贵,单是它的名字就会让你产生无尽美好的联想。

上学的时候,学过一篇龚自珍的《病梅馆记》,记得当时的人们“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倾斜)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其实,树是来作应景用的,无所谓曲直,斜正和疏密,环境需要人们喜欢就是美的。清代的文人雅士刻意追求病态美是不对的,现代的人们一味追求杆直帽圆也是值得批评的,所以,我认为自然美才是真实的美。流苏树的树干很难达到现代通常的笔直要求,它的材质虽然异常坚硬,但柔韧性非常好,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它的枝干进行编织或造型。它自然生长的树干大都是弯曲的,有的是S字形,有的是Z字形,有的是蛇形,每一棵树都神态各异,散发着文人般洒脱的气质,高贵而自信,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

每当春天来临的时候,叉丫的树枝上就会吐出一簇一簇的嫩绿的芽来,这些密密麻麻的小嫩芽连同四月的时候所开的花儿都是可以做茶叶喝的,所以,人们又称之为茶叶树。今年春天,我的妻子就尝试着做了一些流苏茶,茶叶的味道软绵可口,糯香幽长。流苏树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主要是出口韩国。在韩国,流苏树不仅是名贵的观赏树,而且,流苏茶也是被作为名贵的礼品来消费的,但是,在我国,它却从来就没有得到过这样崇高的礼遇,更不可理喻的是,近些年来人们发现了它的另一个价值就是被当作钻木来嫁接桂花。

同一种树往往有很多个雅俗迥异的称谓,大多都很形象。流苏,一个多么端庄而圣洁的名字,但在有些地方人们叫它四月雪,这很明白的告诉你,它是四月开花,花是白色的;有的叫它萝卜丝花,意思是说,它的花朵长得像萝卜丝一样细长,这样的称谓还是可以令人接受的,它起码反映出人们的着眼点是在这棵树最美的地方,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有些地方竟然叫它牛筋子,我不知道这里的人们对这个世界还有没有一点美好的感受,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一丝浪漫的情怀!

我实在找不出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流苏花的美,我只能说它在我的心中是第一位的,永远无可替代。它的花是那么的与众不同,洁白的一簇一簇的盛开在四月天,远观似缕缕白云,近看如皑皑白雪,蜜蜂忙着为它歌唱,蝴蝶忙着为它加冕,淡淡的清香随风散溢在周围,令人流连忘返,沉醉迷离。我想,要是谁家的院子里有上几颗流苏树,我不知道他们该有多么的幸福和浪漫。

在一个物欲盛行的时代,美好的东西往往抵挡不住滚滚红尘,就如《秋日私语》被《纤夫的爱》喧嚣声掩埋一样,流苏树最终还是被逐利的市场所抛弃,以至于行业内的很多人都无从知晓。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多么不懂优雅,没有情调的时代,高贵如流苏树这样的品种,居然毫无立锥之地,我不知道是流苏树本身的悲哀,还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 

好在,从今年开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它在绿化行业的巨大潜力,都在纷纷种植、推广并作为高端品种来应用。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一定会在北京的街道旁发现流苏树耀眼的身影,因为据我们所知,有关部门已经开始着手做这方面的准备工作了。

(一)风水树

流苏树,有些地方又称之为风水树。在山东淄博峨庄乡土泉村,有一颗千年流苏,当地人把它视为神树, 据说,它有止咳化瘀之奇效,因此,它备受当地人珍爱,为此,淄博市政府特将其所在地僻为森林公园而对其保护。流苏树是一个长寿树种,树龄最长的已达2000多年之久。

流苏树的适应能力极强,对土质和温湿度的要求都很宽泛,自身抗病和修复能力更是超乎想象。所以,在大连,在蓟县、易县、晋中太行山一线以及黄河流域,发现为数不少的古流苏树就不足为怪了。

它聚长寿、耐实、宜人等诸多优势于一身,风水树的称谓确是名至实归,当之无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