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避生死马关签约,焉计荣辱百年遗臭
2017-01-23 22:11:16
  • 0
  • 2
  • 56
  • 0

随着战事连续失利,派员议和已不得不提上议事日程。李鸿章认为在日本志得意满之时派人谈判,势必事倍功半。他在给恭亲王奕的信中提议:“在下与张荫桓等人再三商量,觉得现在只想派一名忠实可信的洋员前往,既容易得知对方的意图,又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李鸿章最终选定的这个人物,就是在天津海关工作20余年的德国人德璀琳。

对于德璀琳,李鸿章在同一封信中写道:“德璀琳在天津工作20多年,对我很忠心,中法议和等事他都暗中相助。先前伊藤博文到天津与我订约时,他认识伊藤幕僚中的一位英国人,于是又从中相助,很是得力。如果让他前去日本酌情办理讲和一事,或许能够相机转圜。”

在日本方面,外相陆奥宗光在得知清政府准备派洋人来日本代为商谈议和事项之后,马上与首相伊藤博文进行商议。他们认为,现在还不是与清廷停战的最佳时机,日本应再次扩大战果,占领东三省部分领土,以此来逼迫清政府作出更大的让步。更何况,中国政府此时派来的是一名洋人,很可能是来打探虚实的,日本政府不得不防。因此,二人商定不见德璀琳,迫使中国政府派出更有资格的代表。

德璀琳碰壁回到中国。1895年2月1日,清政府又派张荫桓和邵友濂二人赴日,到达日本人指定的谈判地点广岛。但伊藤博文对二人百般刁难,甚至不允许他们发密电和北京取得联系。到达日本的第二天,双方互换国书。伊藤博文发现张荫桓和邵友濂所携带的国书文字中有“一切事件,电达总理衙门转奏裁决”字样,遂认定二人授权不足,与国际谈判的惯例不符,于是拒绝与他们谈判。张荫桓和邵友濂急忙写信给陆奥宗光,申明光绪皇帝的确向他们授予了议和全权。日本仍不依,甚至驳回了张荫桓和邵友濂发电报给国内修改国书文字的请求,还借口说广岛是日本军事重镇,不许闲杂人员逗留,将张荫桓和邵友濂赶到了长崎。

就在张荫桓和邵友濂被日本政府拒绝的当天,伊藤博文与使团随员伍廷芳进行了一次谈话。伊藤博文问伍廷芳:“你方为什么不派遣重臣来呢?请问恭亲王为什么不能来敝国?”伍廷芳答道:“恭亲王位高权重,无法走开。”“那么李鸿章中堂大人可以主持议和,贵国怎么不派他来?”伍廷芳随之反问:“我今天是和您闲谈,那我顺便问问,如果李中堂奉命前来议和,贵国愿意订约吗?”伊藤博文自然能够听出伍廷芳的弦外之音,回答的也是滴水不漏:“如果中堂前来,我国自然乐意接待,但是也还是要有符合国际惯例的敕书,必须要有全权。”伍廷芳又问:“那么中堂也要来广岛吗?”伊藤未置可否。

就在这次谈话前后,日军取得威海卫战役的胜利,北洋海军全军覆没。清政府失去了与日本人讨价还价的最后筹码,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派李鸿章前往日本议和。

1895年2月22日,李鸿章奉旨进京。此时,日本人再次向清政府表示,他们不仅要清政府赔款和承认朝鲜独立,而且要求割地!此时,不管是慈禧、光绪还是满朝文武,谁都不愿意背上这个遗臭万年的罪名,李鸿章自然也不愿意。经办外交多年,李鸿章早尝够了“卖国贼”的滋味,所以,他一定要得到清政府的全权授权,才肯出使日本。

进京次日,光绪帝在乾清宫召见了李鸿章。围绕是否割地问题,朝堂上争执不下,乱作一团。李鸿章表示,不能够承担割地的责任,更何况连日本人要的赔款现在都无法凑齐。光绪帝的老师翁同龢等人也说,宁可多赔款,也不可割地一寸。以恭亲王奕为首的则认为,如果不答应割地,日本人恐怕不会与清廷议和。现在情形危急,日本军队的锋芒已指向北京。为保京师无恙,就只能顺从日本人的心愿。

为了寻求背后支持,李鸿章再次奔走于各国使馆,希望能得到列强的支持。只可惜此时各国要么已与日本沆瀣一气,要么暗中打算中日议和开始后坐收渔翁之利。李鸿章的求助行动无果而终。

3月4日,光绪帝正式发出了全权证书,宣布直隶总督李鸿章为头等全权大臣,予以署名画押之全权。13日,李鸿章等人乘坐德轮“礼裕”、“公义”号,悬挂“中国头等议和大臣”旗帜,启程直奔日本马关。随从出访的有李鸿章世子李经芳,随员伍廷芳、马建忠,以及美国顾问、前国务卿科士达等。日方全权代表为总理大臣伊藤博文和外务大臣陆奥宗光。

3月20日午后2时半,李鸿章一行登上春帆楼。春帆楼上,围着方桌摆放着十多把椅子。日本政府还特别为年逾七旬的李鸿章安排了痰盂。伊藤博文为谈判颁布了四条命令:一是除谈判人员外,不论何人有何事,一概不得踏入会场;二是各报的报道必须要经过新闻检查后方可付印;三是除官厅外,任何人不得携带凶器;四是各客寓旅客出入,均必须由官厅稽查。此外,伊藤博文还特别宣布:清政府议和专使的密码密电,均可拍发,公私函牍概不检查。从表面看去,好像日本人对李鸿章非常客气,其实,日本人在甲午战争前已成功破译了清政府的密码。

3月21日,在与李鸿章的首次谈判中,伊藤博文向李鸿章提出的停战条件是:日军占领大沽、天津、山海关一线所有城池和堡垒,驻扎在上述地区的清朝军队要将一切军需用品交与日本军队,天津至山海关的铁路也要由日本军官管理,停战期间日本军队的一切驻扎费用开支要由清政府负担等等。伊藤博文明白,山海关、天津一线如果被日军占领,将直接危及北京安全。这个停战条件是清政府万万不会答应的。如果这一停战条件被清政府驳回,日本正好就此再战。尤其狡猾的是,伊藤博文此时隐藏起了觊觎我台湾的企图,向李鸿章隐瞒了日军正向台湾开进的事实,企图在日军占领台湾成为既成事实后再逼李鸿章就范。

春帆楼上,中日两国唇枪舌剑,谈判僵持不下。恰在此时,一桩突发事件改变了谈判的进程。3月24日下午4时,中日第三次谈判结束后,满怀心事的李鸿章步出春帆楼,乘轿返回驿馆。4时30分,途经外滨町邮电局,快要到引接寺的地方,人山人海,大家都来争看赫赫有名的李鸿章。轿子从人群中穿过,人群中突然蹿出一名日本男子,在左右未及反应之时,照定李鸿章就是一枪。李鸿章左颊中弹,血染官服,镜片纷落,当场昏厥过去。现场大乱,行人四散,行刺者趁乱躲入路旁的一个店,不久被获。警察赶来,催促轿夫快走,并拔剑护卫至引接寺。

李鸿章已经昏厥,两名医官赶到,见流血甚多,迅速救治。李鸿章逐渐苏醒,但异常镇静,面对斑斑血迹,73岁的李鸿章不禁长叹:“此血可以报国矣”。

不久日本医生也赶到,和医官互商方药,打算割取子弹,李鸿章慨然说:“国步艰难,和局之成刻不容缓,我岂能延宕误国?死生有命,我宁死也不动手术。”

李鸿章遇刺,随员当天即发电知会总理衙门,全球一片哗然,日本备受谴责,处于尴尬境地。日本担心造成第三国干涉的借口,伊藤、陆奥两大臣亲来慰问。李鸿章躺在床上,左眼被绷带遮掩,半睁着右眼说:“两位大臣打忧了,伤势不甚要紧,即使为两国重修和好而死也是值得。”后来日本的地方文武官员纷至沓来,慰问甚为周到。为防不测,引接寺周围严加防守,出入盘问;士兵巡逻街道,以备异常;境内实行军律,颁示保安条例,如临大敌。

陆奥深感事情重大,也连夜到伊藤博文的梅坊住所。伊藤便将他引入密室,待仆人退出,陆奥说:“李鸿章伤势不轻,但不至于生命危险。不过位高望重的李鸿章,以古稀之年初次出国即遭此凶变,容易引起世界各国的同情。因此,如果某一强国欲乘机进行干涉,李氏之负伤便是最好的借口。”伊藤称是,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增派几个医生,设法把李氏的创伤治好,不让他回国。”陆奥说:“这当然要紧,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如果只在礼遇上或社交情谊上作表示,不另外采取具有现实意义的措施,恐怕终究不能使对方感到满意。”伊藤问道:“那么采取什么具有现实意义的措施呢?”陆奥答道:“以我看来,此时由我无条件允许他所一再恳请的休战,较为得计。”又说:“李氏负伤是由于警察之疏虞,其结果自当推迟和议的进程。此时我军再任意进攻中国,在道义上也讲不过去,不如同意其停战为好。”伊藤说:“停战我也同意。不过停战这个问题必须征求军部的意见。你当然知道,军部诸将领都主张继续打下去,很难取得他们同意。你不妨试一试,打个电报到广岛。”

次日一早,陆奥电致在广岛的内阁阁员及大本营重臣,就停战问题进行商议。除陆军大臣山县有朋以外,大多数反对停战。大藏大臣松方正义、海军大臣西乡从道、农商大臣夏本武扬、海军军令部长桦山资纪、参谋本部次长川上操六等联合复电说:“且下实行停战,对我国不利,请再加以考虑。”于是伊藤博文决定乘中日谈判休会期间赴广岛一行,一面与阁员协商停战事宜,一面上报明治天皇裁定。

明治天皇以侍从武官中村大佐为敕使,及黑石、佐藤两军医总监,携带敕书同赴马关,探望李鸿章病;皇后还赐御制绷带,特派两名护士来照料。其实天皇内心倒不是惋惜李鸿章受伤,而是恐怕和谈中止,甚至外国第三者干涉。

鉴于预定3月25日的谈判,日本要出示议和条款,李鸿章授人代笔,草拟致伊藤、陆奥照会一件,要其子李经方出席会议。3月25日,伊藤、陆奥照会复文,表示暂缓出示议和条款。原来日本当局正在研究下一步的策略。

3月25日夜,伊藤博文乘快车离开马关,次日黎明到达广岛大本营。各阁僚纷纷前来相见,询问议和情况。3月26日下午,召开内阁与大本营联席会议,会上伊藤与众阁员、诸重臣反复权衡停战得失,取得一致意见。当晚,伊藤到行宫谒见明治天皇,奉呈一疏。其中说:“由于此次凶变,帝国不得不立于甚为困难之境地。清国却因此而得到最好的口实,清使或将立即归国。而当其向各国哀诉时,各国将向彼表示同情,难保不转而联合对我方施加压力。果真如此,则帝国威严必将大为丧失。为避免各国联合干涉,今日善后之计,唯有与清使继续商谈,满足其停战要求。“天皇赞同,执笔御批“裁可”。27日半夜,伊藤博文将天皇的裁可通知陆奥宗光。其后,陆奥立即投入草拟停战协定的工作。

28日,陆奥亲至引接寺,在病榻前告知李鸿章,天皇业已允诺停战,并面交书面照会一件。李鸿章面带尴尬,对陆奥说:“因伤未愈,不能亲赴会所商议,但就病榻谈判,随时皆可。”陆奥点头,随即将停战协定草案交李鸿章,由李经方收下。3月29日,陆奥又到引接寺,听取李鸿章的修正案。陆奥除“请将休战范围扩大到台湾诸岛”一条外,其他要求都接受了。李鸿章觉得这已是很大的成功了,不再进一步争论。同一天,伊藤从广岛回到马关,准备签署停战协定。

行刺李鸿章的凶手是郡马县邑乐郡大鸟村民小山丰太郎,日本暗杀恐怖组织黑龙会成员。30日,山口地方法庭按谋杀未遂定案,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书掩盖了小山丰太郎行刺的真实动机。当时虽然议和,日本国内主战空气相当浓厚,军队中不少人力主占领北京,不可议和。小山丰太郎就是在这种歇斯底里战争狂的影响下,才决意行刺的。其真正动机就是破坏谈判,继续战争。

当天,伊藤、陆奥和在病榻前的李鸿章签订了《中日停战协定》。停战协定的休战范围仅限于沈阳、直隶、山东各地,台湾战事不在停战协定之内,这为日本割占台湾埋下了伏笔。休战期限至4月20日12时届满,彼此无须知会;如停战期内和谈破裂,此项停战协定也即中止。这实际上是逼迫中国在限期内同意日本所提出的和议条款。

停战协定签订的当天,李鸿章照会日方,要求日本继续谈判。陆奥与伊藤商议,决定邀请李经方议定和约签订的程序和方法。4月1日上午10时,双方在春帆楼举行会谈。中方代表有李经方、伍廷芳、罗丰禄和马建忠;日方代表除伊藤、陆奥外,还有伊东已代治、井上胜之助、中田敬义、陆奥广吉和酋原陈政。李经方首先要求日方出示和约底稿。陆奥说:“和约底稿不能全部出示,只可逐条进行商议。”李经方说:“缔结和约,事关重大,除非阅读全部条款,不足窥其全貌。和约各款相互牵连,今不阅读全部条款,如何能逐条表明意见。”陆奥无辞可答,只得同意,但有一个条件:和约底稿一经出示,中方必须在三四日内答复。李经方说:“待与全权大臣商量之后再行答复。”于是会议至上午11时45分结束。

当天下午2时,李鸿章复照陆奥,同意日方提出的条件。陆奥便派井上胜之助、中田敬义两人,将和约底稿送到引接寺,交李鸿章。和约底稿的主要内容是:一、清政府承认朝鲜为独立自主的国家;二、中国将盛京省南部地方、台湾全岛及澎湖列岛永远让与日本;三、赔款3亿两;四、开顺天府、沙市、湘潭、重庆、梧州、苏州、杭州七处为商埠。及至李经方朗读完毕,李鸿章已是冷汗一身,不禁老泪横流。

当晚,李鸿章将日方的和约底稿全文分两次电告北京总理衙门:“日本所索兵费过奢,中国万不能从,且奉天为满洲腹地,中国万不能让。日本如不将拟索兵费大加删减,并将拟索奉天南边各地一律删去,和局必不能成,两国唯有苦战到底。此事请密告三国公使。”

此电于4月3日晚到北京,军机处连夜抄录两份,次日上奏光绪帝。光绪帝即召见中枢大臣商议。翁同龢说:“台湾断不可弃,不然江、浙、闽、粤门户尽失,南洋各省朝夕不保。”礼亲王世铎、庆亲王奕匡力说:“台湾乃海中一岛,又无丰富物产,与其割取内陆某地,不如给予台湾。”

翁同和反对道:“皇上为祖宗守土,决不肯以尺寸让人,何况诺大一个台湾。两位亲王不可以为姑且与之,可以息事。而不知反而滋事。先例一开,各国势必藉事构衅,群起效尤。”两亲王到恭亲王府和病卧在床的奕商议。奕也不知可否,只说“交廷议”。孙毓汶在旁道:“以我看来,必须‘和’,‘战’字不能再提。”奕表示赞成。

后来廷臣知道了日本的和约草稿,纷纷上奏。户部给事中洪良品奏道:“近年入不敷出,前借洋债尚未偿完,更不能再加重外债了。请旨速召李鸿章回京,勿徇和议。”翰林院侍读学士文廷式奏道:“查欧俗,以战胜索地为格外之诛求,以割地乞和为非常之耻辱。土耳其一开此例,群起乘之,遂至分裂不可收拾。波斯、阿富汗战虽屡挫,竟不割地乞和,至今尚能为国。成鉴昭然,岂可妄蹈覆辙?”吏部给侍中褚成博奏道:“东南形势在海不在陆,台湾虽一岛,实腹地数省之屏蔽,若置诸度外,不予保全,窃恐四海生灵,从此解体。民心一去,国谁与守?请电谕李鸿章克日回华。”

李鸿章等了数天,不见朝廷回电,而4月5日的限期届满,只得拟一说帖送交日方,除承认朝鲜为独立自主国家以外,对其余三款都有批驳。陆奥读了李鸿章的说帖,便往梅坊与伊藤相商。伊藤道:“如果不给予彻底反驳,使其迷梦觉醒,则对方终究不能了解目前自己所处的地位,将续作痴言哀诉,徒使谈判延长。”陆奥说:“论驳之端切不可开,与其空论,不如在事实面前使他们就范。”

于是日本通过美国公使田贝,转电清政府:日本拟中国如电派李经方委以全权之任,日本可以接待。”清政府议和心急,同意添派李经方为全权大臣,随同李鸿章与日本全权大臣商议和约。此时日军已占领澎湖,造成威胁台湾之势,停战把这个地区除外,保持了日本在这里的军事压力。4月10日,日方提出最后修正案,要中方明确表示是否接受,不许再讨论。李鸿章等连发电报请示,光绪皇帝只得同意。4月17日,《马关条约》签订。

马关条约签订后,举国激愤。在“国人皆曰可杀”的舆论下,李鸿章成了清廷的替罪羊,被解除位居25年之久的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职务,投置闲散。时至今日,李鸿章依然是卖国贼的代名词,然而,有几个人去仔细体味他当时的苦衷呢?倘若去谈判的不是他,而是别人,那又会取得什么样的结果而能让国人满意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