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遗弃台湾岛独立,反占领刘永福自救
2017-01-25 10:32:53
  • 0
  • 0
  • 3
  • 0

1895年4月17日,《马关条约》签订,清廷将台湾、澎湖与辽东半岛割让给日本,引起台湾各界强烈不满。台湾巡抚唐景崧上书表示,台湾民众不服,其约可废,并表示台湾属倭,万众不服,桑梓之地,义与存亡。但是,清政府割台已定,回电训斥:“台湾虽重,比起京师则台为轻。倘敌人乘胜直攻大沽,则京师危在旦夕。又台湾孤悬海外,终久不能据守。”5月8日,马关条正式生效。5月10日,日本擢升海军中将桦山资纪为大将,并任命为首任台湾总督。15日,丘逢甲率领台湾士绅与唐景崧密谈,之后发表《台民布告》,表明独立意图:伏查台湾为朝廷弃地,百姓无依,惟有死守,据为岛国,遥戴皇灵,为南洋屏蔽。18日,清政府派李鸿章之子李经方为割台特使前往台湾办理交割事宜,桦山总督指挥常备舰队及当时驻在辽东半岛的近卫师团,准备接收台湾。慈禧下令台湾官员内渡,并严厉禁止内地接济台湾军民抗日,唐景崧拒不奉命。

台湾官绅在内求清廷拒绝、外请国际干涉都告无望之际,于5月25日发表《台湾民主国独立宣言》,宣告成立台湾民主国,以抗击日寇侵占台湾。推举台湾巡抚唐景崧为总统,刘永福为大将军,丘逢甲为副总统,台湾第一大地主林维源任议长,改元永清,示不忘清朝。唐景崧上任后,马上开始对台湾的防务进行重新部署。他自己率兵驻守台北,并分兵把守各海口要隘。然而,热血并不能阻挡日军的军舰大炮。割台手续未办,日本政府即任命近卫师团长北白川能久为总司令,率军分两路进攻台湾。

5月29日下午,日海军少将东乡平八郎便率“浪速”、“高千穗”两舰突然炮击基隆西南的金包里,实施佯攻,掩护北白川能久亲王率领的主力近卫师团第二联队和第一旅团长川村景明率领的大批日军在基隆东南的澳底、盐寮一带抢滩登陆。

澳底深港是一处理想的登陆场。1894年7月,杨岐珍即奉命率淮勇5营渡台后就驻守在这里。台湾民主国成立后,杨岐珍率军内渡,造成澳底兵力空虚,仅由总兵曾喜照率两营土勇约100人驻守。曾军皆系新募,遇敌不敢战,于是未战先溃,日军轻易登陆。

澳底与基隆相距仅有50多华里,三貂岭是必经之路。唐景崧得到日军登陆的报告后,即命吴国华率粤勇700人速赴三貂岭坚守。吴国华拖到第二天才率400人出发,而日军则冒雨急行,赶在吴国华部到达之前越过了三貂岭。吴国华率军到达基隆后路要地瑞芳时,与日军正面相遇。吴国华率义勇奋力拼杀,击毙敌军数十名,取得小胜。唐景崧闻报甚喜,急命胡连胜、陈柱波、包干臣等各率军驰援。包干臣素来畏敌喜功,结果,包干臣为与吴国华争功,阵前发生火并,随后两军擅自退走基隆。协助唐景崧工作的俞明震被迫亲自赶往前线督战,鼓舞士气。提督张兆连、陈得胜、陈柱波等军与日寇在瑞芳一连激战数日,损伤惨重。6月1日,俞明震为了保存有生力量,下令撤出瑞芳,退守基隆。

日军占领瑞芳后,稍事休整,便冒雨向基隆推进。基隆位于台湾岛北部,素称山海险要。提督张兆连从瑞芳撤退后,奉命率四营驻守炮台,通判孙道义领二营协防。日军背负粮食和武器快速行军,当晚便迫近基隆。吴国华率部奋力抵抗,各有死伤,后终因寡不敌众,拔队败退。6月2日,提督张兆连率军冒雨赶到,黎明时分吹响号角,向敌人发起反攻,双方开始激战。停泊在炮台附近海面上的日舰松岛千代田号、浪速号、高千穗号见状前来助战,突然向我炮台开炮。张兆连猝不及防,身负重伤,亲兵死伤殆尽。这时,陈得胜、曾喜照率部突入敌阵救援,陈得胜不幸中弹牺牲,曾喜照也身负重伤,无力再战。余军溃退,基隆炮台失守。这时,在基隆口外的日舰西京丸号上,李经方正与日本台湾总督桦山资纪签订台湾交接文据。

6月3日,日军分两路包抄基隆,日本军舰也发炮协同作战。守军奋力抵抗,激战数小时,终因力量悬殊而告败,基隆沦陷。日军到一座火药库搬运弹药,被潜伏在里面的一名爱国士兵点燃地雷,引库爆炸,当场炸死炸伤日军200多人。无名英雄被杀。

我军败退台北,引发纷乱。6月4日,唐景嵩携款搭德国商轮鸭打号,逃往厦门。丘逢甲得知唐景嵩逃走,亦退往广东嘉应。6月7日台北被日军攻陷。这时刘永福在台南发出联合抗日的号召,表示为保卫国土“万死不辞”。6月28日,台南地方绅民推举刘永福为台湾民主国总统,领导抗日斗争。刘永福坚持不受,仍以帮办之职,统率防军与台湾义军抗敌保台。

一支由25人和6艘运输船组成的日军水路运粮队,由台北出发,6月12日到达三角涌。13日晨,运粮队遭到义军袭击,数百名义军夹河射击敌船,击毙运粮队日酋樱井曹长,除3人逃脱外,其余全被打死。15日,由山本小队长率领的一支骑兵队,来三角涌侦察,被村民引入义军埋伏地带盘杭头。顿时,枪声四起,伪装成农民模样的义军,从四面八方向日军射击。日军草木皆兵,被迫后退,但义军已经将其包围,只有3骑侥幸逃脱,其余全部被歼。日寇恼羞成怒,22日,又纠集3个支队的兵力,由第2旅团长山根信成少将指挥,企图包围三角涌。三角涌的义军和当地民众,在敌人必经的道路上,挖陷饼、设埋伏,与日军激战两天,日军伤亡惨重。义军牺牲数百人,终因寡不敌众而被迫败退,三角涌落入敌手,日军屠城。

6月19日,日军开始南下进攻桃园、新竹。日军步兵第二联队,在坂井重季大佐率领下,从台北到达中沥,21日,进犯大湖口。吴汤兴从大湖口出击,在杨梅镇同日军遭遇,发生激战。徐骧、邱国霖、陈起亮率民团和义军赶来助战,三路夹击日军。义军怀着国恨家仇,英勇作战,歼敌多人。日军仗着兵多械精,疯狂进攻,于中午11时逼近大湖口。义军以兵营围墙掩护,与日军鏖战数小时。后围墙被日军猛烈炮火摧毁,义军被迫后撤。日军攻占大湖口。

新竹是台北进入台中的门户,战略地位重要。6月上旬,大将军刘永福即令新楚军分统杨紫云会同吴汤兴、姜绍祖、徐骧等义军一起驻守。中旬,日军主力近卫师团来犯,义军于大萪莰、大湖口、龙潭陂等地据险狙击,激战6天,打退日军。22日,日军从大湖口进犯新竹,9时,日军占领新竹县城东侧的高地。在炮火掩护下,日军分两路进攻,一路攻新竹新营,一路攻打新竹车站。守军因粮械不济,被迫退到城外。日军工兵架木梯越墙而上,新竹陷落。25日,吴汤兴率义军400多人反攻新竹,在城郊与日军展开激战。徐骧等义军继续阻击南犯日军,三次败敌,迫使其退回新竹。26日,余众在台南拥立刘永福为民主国第二任总统。

7月9日夜,义军集结万余人,分4路再次反攻:由傅德星攻东门;管带陈澄波攻西门;吴汤兴率主力攻南门;姜绍祖、徐骧从侧后进攻。陈澄波部遇伏军败退。吴汤兴率义军占领城东十八兴山,炮轰城内日军。日军派出步兵炮兵各两个中队反扑。义军诱敌深入,分兵夹击,大败日军。姜绍祖率义军绕过十八兴山,正拟夺城,日军大队骤至,将义军包围。义军奋战不屈,同敌人肉搏,战死20多人。反攻失败。18日,姜绍祖率义军200多人,再攻新竹东门。徐骧从背后以民团攻击日军。 两支队伍,互相配合,同日军激战。因寡不敌众,又败。在新竹争夺战中,大小20余战,牵制日军一个多月。姜绍祖(1874—1895),台湾新竹人,世居北埔,祖籍广东。家巨富,为一方豪。愤日本强割台湾,散家财募军,得健儿五百,率以抗日。6月中旬,保卫新竹之战中,在大湖口等地重创日军。7月上旬,会各路义军反攻新竹,与敌激战于枕头山,力战不屈,所部多死伤,弹尽被俘。日军问谁是姜绍祖,其家人猝应,被斩。绍祖知不能免,服鸦片烟膏就义。

尖笔山位于苗栗镇以北,是义军防线的前哨据点。集结在这一带的义军有吴汤兴、徐骧、李惟义、杨再云、陈澄波等部7000多人。日军南犯台中,首先要夺取尖笔山。当时日军在前线的兵力约1万多人,另有海军配合作战。

8月7日,日军出动两个支队,扫荡新竹和尖笔山之间的义军,在水仙岭与陈澄波所部义军遭遇,激战后义军败退。次日黎明,日军分左右两翼。向尖笔山前的枕头山和鸡卵面义军阵地发动进攻。吴汤兴、徐骧率部奋勇抗击,不济败退。9日,日军在军舰支援下,用3个联队的兵力向尖笔山和头份庄发起攻击。凌晨5时,日军一个联队进攻头份庄,杨再云率新楚军将士抵御,大挫敌军。日军正面进攻未逞,转而抄袭杨部后路,切断其联系。杨再云部孤军作战,将士大部分战死。杨再云(?—1895),亦作杨载云。1895年春,以副将分统新楚军,驻守台南。6月上旬,防守台湾中路。6月中旬到8月中旬,他率部会同义军,保卫和争夺新竹。8月中旬,同日军激战于头份庄,中炮阵亡。

向尖笔山进攻的另两个联队,在日舰支援下,用猛烈炮火轰击义军。徐骧部坚守尖笔山,巧用地形,抄袭日军,杀伤进攻之敌。但终因力量悬殊,义军被迫转移。尖笔山陷入敌手。

8月13日,日军又分三路攻苗栗。黑旗军青年将领吴彭年不畏强敌,率部同日军一个联队激战,因损失严重,被迫撤退。14日,苗栗陷落,居民大部 随义军撤走。吴彭年(?—1895),字季,浙江余姚人。年十八,为诸生。工诗文,赋气豪迈。流寓广州。1895年春,以县丞至台北,刘永福闻其才,聘为幕僚。7月,率黑旗军七星队100人守彰化八卦山炮台。8月上旬,率黑旗军一部往援苗栗,驻大甲溪。时部下兵薄,方召募未成,日军猝至,不能战,又不得不战。彭年骑马略阵,马悲鸣不行,易马再出,躬自陷阵,奋呼力战,弹如雨下。彭年收兵,归大甲。大甲溪伏击战大甲溪是台湾一条大河,由东向西奔泻于苗栗、台中之间。河西边竹林丛生,山谷险峻。吴彭年、徐骧退守大甲溪后,计议在这里伏击日军。

8月22日,日军前卫部队千余人进犯大甲溪。渡溪时,埋伏在这里的吴彭年部,突然出击。日军刚过溪岸,猝不及防,急忙回渡。待日军回渡到中流时,伏于北岸竹林中的涂骧,率众拦腰截杀,日军丧胆,纷纷落水。李邦华亦率数千乡勇赶来助战,激战一天,斩杀生擒日军甚众,义军、乡勇也伤亡千余人。大甲溪积尸盈面,溪水为之不流。次日,日军调大批援军反扑。时,吴彭年已率部回守彰化,大甲溪一带由黑旗军管带袁锦清和徐骧部民团共同防守。袁、徐谋划分兵包抄日军,由新楚军统领李惟义为后援。日军收买土匪,伪装义军,从后面袭击新楚军,李惟义率部溃逃。在前线作战的义军闻讯,被迫后退。袁锦清率50人断后,扼守大甲溪阻击日军。日寇迫近时,袁锦清率队迎战,全部壮烈牺牲。徐骧率民团死战,冲出重围,退往彰化。日军渡过大甲溪,24日,开始全力进犯台中。

台中人民自动组织抵抗。林大春等集子弟千人,拒战于头家厝庄。少年林传精火器,潜伏树上,准确射击,毙敌20多人,寡不敌众,被杀。敌放火焚庄。吴彭年得悉,急派兵援救。敌大队至,援军退。8月26日,日军攻占台中。

台中失陷,吴彭年与将士誓与台湾共存亡。敌占台中,又攻彰化。八卦山是彰化城的制高点和天然屏障,形势险要。防守彰化的部队有义军和地方武装共约3600人。李惟义守彰化城,徐骧、吴汤兴等守八卦山,王得林率七星旗兵守中寮。8月27日,日军近卫师团主力分三路进犯。右路两个大队由陆军少将川村率领;左路两个联队由陆军少将山根率领;中路三个大队由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率领。守卫八卦山的义军奋勇抵抗,激战8小时,敌不得进。抗日军民死千余人。是夜,日军左路从大竹庄附近山谷僻径,悄悄爬上八卦山,匍匐到山顶。28 日晨,义军发现敌寇已布满山谷,并接近八卦山东侧高地。敌精锐部队日皇近卫师团千余人用快枪快炮环攻。黑旗军和义军与日军展开肉搏战,击毙日本号称最精锐的近卫师团一千余人,打死少将山根信成。在这场悲壮的血战中,义军首领吴汤兴中炮阵亡,林鸿贵率黑旗军冲锋队七星队百余人冲入敌阵,去夺吴汤兴遗体,同时遇难。此时,吴彭年也大战于大肚溪,遥望八卦山已树日旗,急率全军回救,奋勇夺山。吴彭年和七星队大部均英勇战死,死者500人,徐骧率20多人突出重围,退往台南。

后义士陈凤昌,听说彭年战死,深感敬佩,洒酒为文以祭。数年后,负彭年遗骨归乡,发穴时,衣带犹存,血痕斑斑。至其故里,唯一老母,发已白,妻早逝,遗二孤,俱幼,家无余资,但依亲友以存。《台湾通史》作者连横在吴彭年列传中赞曰:“如彭年者岂非所谓义士也哉。见危授命,誓死不移,其志固可以薄云汉而光日月。”

八卦山陷落后,日军从八卦山居高临下,炮击彰化城。城里秩序大乱,日军乘势进攻。老幼妇孺出西门避难,迎面遇到日军,尽被杀戮。日军入城,义军巷战半日,守将李仕高、沈仲安、杨春发全部殉难。8月29日,彰化陷落。嘉义吃紧,台南震动。30日,日军陷云林,进据大莆林。刘永福命令黑旗军统领王德标迅速率领所部七星队北上增援,又派部将杨泗洪率黑旗军各营及各地义军密切配合,并亲赴嘉义前线坐镇指挥,同时派人联络附近的简精华、黄荣邦、林义成等义军,共同抗敌。

8月30日夜,杨泗洪率部进攻大莆林。简精华、林义成等率义军数千人助战。占领大莆林的日军,散居民户,警戒疏忽。杨泗洪率百余人乘黑夜摸到敌营附近,四处纵火,突然袭击。一场激战,日军大溃,义军乘胜追击。杨泗洪在追击中中炮身亡,管带朱乃昌夺尸归。日寇退路中的一座桥梁被义军拆毁,进退两难,拼死作困兽斗。酣战至夜,荣邦、义成伏蕉林中从敌后抄袭,前后夹击,日军四散逃命。义军一举收复大莆林。是役,歼敌数百,朱乃昌亦血战而死。

杨泗洪,早年参加抗法斗争,屡立战功,被台湾巡抚刘铭传聘任到台湾教练军队,以副将署台南镇总兵。日军入侵台湾,杨又任刘永福黑旗军的协统。他在战斗中身先士卒,被誉为“黑虎将军”。为保卫台湾,他英勇地献出了生命。杨泗洪牺牲后,刘永福令肖三发统率其部黑旗军,指挥前敌各军;令简成功统义军。简成功乃简精华之父,骁勇能战。日军陆路战败,急派十多艘兵舰攻台南各海口,日夜炮击不停,汉奸土匪蠢动响应。刘永福推行联庄法,检举汉奸匪类,地方渐靖。

9 月1日,王德标率七星营及黄荣邦义军2500人、林义成义军3000人、简精华义军数千人,合攻云林县城,日军弃城溃逃。王德标会合义军追击,将日冲成两股:一股窜进山林,被林义成部切断退路,予以全歼;另一股退据北斗。2日,附近义军乘胜收复苗栗,日军逃往彰化。黑旗军和义军反攻获胜,大大鼓舞了台湾军民的抗战热情,踊跃参军。义军准备乘胜收复彰化。

9月4日,肖三发督率各军包围彰化城。彰化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我军受阻于日炮,分驻树仔脚,连战俱捷,然而粮饷不济,刘永福无策,仅1500两与之,幸亏附近庄民蒸饭劳军。日军龟缩城内,义军紧缩了包围圈。刘永福再三派人回内地筹饷,因清廷严禁援台,均空手归来,接济绝望。清廷封锁,加上洋行、奸商破坏,围彰化军数千人得不到接济,断粮难熬,肖三发与简精华等商议相持非久计,不如并力前进,夺回彰化。时徐骧从卑南募得高山族健儿700人,组成先锋营,从台南赶来助战。23日,全军猛攻彰化,守敌枪炮密集,难以攻克。24 日,黄荣邦猛攻炮台,中炮而死。25日,林义成再攻炮台,又被重伤。在29日的战斗中,日军山根信成少将被我军击伤后不治身亡。10月1日,日军恼羞成怒,开始大举反攻,肖三发率各军力战,重伤不退,徐骧、简精华奋死击退日军。相持数日,我军弹尽援绝,刘永福无策,被迫撤退。7日,日军又进攻,徐骧率数十人遇敌伏击,徐骧负伤倒地,跃起大呼:“丈夫为国死,可无憾。”众皆受伤。8日,复大战,各军战败,死2000多人。10日,云林、大莆林又陷。

黑旗军和义军在连续苦战之后,断晌缺械,刘永福派人回大陆求援,清政府不但不予救济,反而将内地募捐援台款项强烈扣留,并下令严密封锁沿海,断绝对台增援。刘永福痛心疾首,大喊“内地诸公误我,我误台民”。

1895年9月11日,日本又派第二师团增援台湾,日军在台北成立南进军司令部,筹划进攻台南,兵力达4万多人。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率近卫师团主力约1.5万人,由陆路从彰化南下,经嘉义直扑台南。乃木中将率领第二师团主力约 2.5 万人,从海路进攻台南;其第四混成旅团主力1.3万人,在旅团长伏见率领下,从嘉义西部袋嘴港登陆,沿海边直扑台南前侧;其第三旅团主力约1.3万人,由山口少将率领,在枋寮登陆,经高雄向台南后背进击。海军配合陆军攻击安平、高雄等要港。

彰化沦陷后,刘永福令王德标率七星队守嘉义。10月上旬,日军海路攻台南,牵制刘永福部,陆路南逼嘉义。11日,日军陆路兵临嘉义城下。之前,王德标同徐骧、林义成等商议,日军来势凶猛,无法硬拼。他们先在城外营中埋下地雷,加上伪装,安排停当,撤进城内。徐骧、林义成率部分义军埋伏营地两侧。日军到来时,义军打了一阵,假装败退。日军踞营房宿营。深夜,王德标派人潜入营地,点燃地雷药线,连续爆炸,炸死、炸伤日军700多人。日军仓皇撤退,王德标出击,沿途伏兵又给敌以重大杀伤。

10月12 日,被激怒的日军用大炮轰塌嘉义城墙。徐骧登上城楼,持刀指挥作战。总兵柏正才、守备王德标、义军首领简成功父子均率部力战,伤亡惨重。刘步升、杨文豹等壮烈牺牲。午后,日军破西门,拥进城内。七星队、义军浴血巷战,冒着猛烈炮火冲出重围。王德标、徐骧等退入大山,转守曾文溪。是役,日军近卫师团师团长中将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受重伤,不久毙命。

在嘉义保卫战正在进行时,日本南进军司令官高岛丙之助由基隆到达澎湖,部署近卫师团和第二师团水陆合攻台南。10月10日,第四混成旅团在台南以北布袋嘴登陆。11日,第三旅团在枋寮登陆,配合近卫师团夹攻台南。12日,东港陷。14日,攻克凤山,并屠城。15日,2000多名日军在吉野号等6艘军舰掩护下,攻占打狗港,进犯台南,刘永福的养子刘成良率军多次打退日军的进攻,后来守卫炮台的兵士饥饿不能战,刘成良率部退守台南。16日,日军一个骑兵队行进到二层溪时,遭义士郑清所部700多人袭击,被打死骑兵十多人。18日,义军4000多人在李翊安的指挥下,在王爷头附近,同日军第四混成旅团的一个联队展开激战。义军以村落、民房和大堤为掩护坚守阵地,成批地战死在阵地前沿。

10月20日,从布袋嘴登陆的日军一个联队,渡曾文溪犯东势家庄,总兵柏正才、义军首领徐骧率抗日军及土著勇士700多人,在溪尾庄附近迎敌。这里距台南府城仅20公里,是府城外围要地。抗日军同敌人展开最后决战。日军依仗良好装备和优势兵力,步骑并进。义军凭借爱国热情和民族义愤,临危不惧,冒着猛烈的炮火,奋勇冲杀。徐骧亲临城头,提刀督战,虽身负重伤,仍大呼:“大丈夫为国捐躯,死而无憾!”徐骧(约 1858—1895),台湾苗栗人,祖籍广东。秀才出身,甲午战前执教于头份庄。日军入侵台北,徐骧在苗栗组织义军抗日,被推为民团团长。6月中旬,保卫新竹之战中,同日军大战萪莰、龙潭波一带,歼敌樱并一队60人。在新竹地区坚持抗敌两月之久。他先后驰骋在台北、台中、台南各战场。几乎每次重大战斗都有徐骧率领的义军参加,在抗日保台的战斗中,立下不朽功勋。这场战斗,徐骧中弹身亡,柏正才力战牺牲。王德标、简精华下落不明。

在曾文溪决战之前,另外两路日军已进逼台南。刘永福部柯王贵率部坚守,与日寇血战。刘永福驻安平炮台,策应守军。各军因饥饿不能战。10月18日,日本近卫师团、第二师团与混成第四旅团皆抵达台南近郊,形成包抄形势。刘永福召集部将会议,商讨战守之计,未得结果,次日,日军大举进攻安平炮台,刘永福亲手点燃大炮,轰击敌舰。当晚,日军攻城益急,城内弹尽粮绝,在艰苦的恶战中,士兵筋疲力尽,至不能举枪挥刀。当时城内大乱,刘永福欲冲回城内,部属极力劝阻。刘永福见大势已去,仰天捶胸,呼号哭说:“我何以报朝廷,何以对台民!”当天深夜,刘永福带领养子刘成良等十多人乘坐小艇,然后搭上英国商船“迪利斯”号内渡厦门。刘永福,这位曾经在中法战争和中日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的黑旗军首领,之后,便无意仕途,多次奉调而不受,最后,受孙中山思想的影响,最终走上了民主革命的道路,成为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的先驱。

21日台南陷落,台湾全境被日军占据。台南乡绅依循台北前例,推举英国牧师巴克礼请求日本军队和平进城协助维持秩序。21日,台南沦陷。11月,日军占领台湾全部重要城镇。11月下旬,日本宣告平定台湾。

此后,台湾人民并没有屈服,仍然坚持反抗。林少猫领导的义军活动于台南的凤山、屏东、东港一带。林少猫,出身台南大族,拥有很大势力。1898年底曾率3千之众围攻湖州公务署。后日军采用欺诈手段将林少猫诱杀于后壁林庄外,然后日军屠庄,杀死林氏家属及亲友。之后,日寇又先抚后戮,诱降了柯铁的部分义军。1901年,日寇杀死了所有受降分子。据统计,自1897年至1902年,台湾抗日民众被捕者8030人,其中被杀的3473人。英雄的台湾人民为保卫祖国领土,前仆后继,用劣势装备抗击日本侵略军近5个月,打死打伤敌军3.2万人,比日军在甲午战争中死伤人数多了近一倍,日本最精锐部队侵台主力军伤亡近半。

这时的台湾就像被母亲抛弃的孩子任由欺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我救助,清政府能给予他的只有伤害和失望,从此,台湾沦为日本的殖民地长达50多年之久。直至1945年10月25日台湾光复,陈仪代表国民政府受降,台湾才正式回到祖国的怀抱。

台湾曾经的副总统丘逢甲第二年曾经写了一首诗《春愁》,真实表达了当时台湾人民被祖国遗弃时的情形:

春愁难遣强看山,往事惊心泪欲潸。四百万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湾。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